又喝汽水

👂

起床小片段

瑜洲小片段哈哈哈

少爷瑜&书童洲
洲是瑜从街头捡来的 特宠
本来想写个长的
后来想想就我这毅力还是别给大伙挖大坑了。
随便写随便看

许魏洲立在床前,怒视着紧拥着被子一脸熟睡的黄景瑜,强忍住要揍他的冲动,一边用手去拽他手中的棉被,一边大吼:

“黄景瑜,你他妈给我起来,一早上要叫你几回啊!”

“再让我睡会儿,洲洲,”黄景瑜奶声奶气地撒娇,翻了个身把被子压在身下,“就一下。”

“你给我起来。”许魏洲顿时有些抓狂,用手去拽那人的臂弯,可他的手根本拢不住那比碗口还粗的臂膀,“有客人在下面等你啊。”

黄景瑜半个脸埋在枕头里,对着许魏洲的那头只露出毛茸茸的后脑勺,迷糊不清地咕哝了一句什么之后把整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

“黄景瑜!”
许魏洲小跑地绕到床的另一边,朝着他的耳朵大吼。

“洲洲...”
床上的那人也只是翻了个身子,呢喃几声然后又继续陷入沉睡。

许魏洲坐在床沿上,呆坐了一阵就听见后头传来轻微的鼾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黄景瑜,你是逼我耍狠招咯。
那,我就不客气咯。

抿嘴一笑,露出浅浅的小酒窝,狡黠的大眼睛微微眯起。

下一秒,某个小机灵就蹦上了床。

“老鼠!有老鼠!”

再一秒,整个床都剧烈地抖动起来。

“哪哪哪哪哪哪哪哪哪哪有老鼠!”睡意朦胧的黄景瑜猛地坐起身来,只一秒,一脸的睡意就被惊恐代替,“快快快快快去找筝儿来,她有,有,有办法!”

许魏洲见了黄景瑜的表情整个人趴在被子上,笑得直不起身来。黄景瑜开始以为他是吓的,直到听到被子里科科科的笑声,他总算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许魏州你胆肥了啊,还敢骗我了。”说着他便抽过许魏洲身下的被子,迫使那小家伙抬起头来。

“科科科...”许魏洲昂起脑袋来却还是止不住的笑,两颗俏皮的小虎牙在黄景瑜眼前晃啊晃,“没想到筝儿姐告诉我的这招还这么管用呢,我说黄景瑜你这么壮一个男人怕老鼠怂不怂啊,真是笑死哥哥我了!”

“哎哟,小家伙还自称哥哥了,”黄景瑜伸手作势要打许魏洲的屁股,大声威胁道,“说说看,谁是哥哥?”

许魏洲翻了个身,躺在黄景瑜床上,架起高高的二郎腿,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装满嘚瑟,“我是哥。我是,哥——”最后还故意地拉长音调。

“你是个屁!”

黄景瑜直起身来,睥睨着床上惬意仰卧着的许魏洲,做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看今儿个哥哥怎么治你!”说着便一下扑到许魏洲身前。

两人一上一下立马打闹起来,手一下脚一下,黄景瑜身强体壮小时候又练过功夫没几招就把街头三脚猫功夫的许魏洲给制服了。

许魏洲气鼓鼓地瞪着眼,一张脸写满着不甘心,两只被黄景瑜牢牢钳制的腿还在垂死挣扎。

“诶诶,”黄景瑜提声,“你这猪蹄别乱动了啊。”

“你才猪蹄。”许魏洲喃喃,悄悄翻白眼。

“你说什么?”黄景瑜略弯下腰些,低头凑近许魏洲的脸。

两人对视,气氛骤然变的十分诡异。

黄景瑜看着许魏洲被阳光熏成微粉的脸,近在咫尺的大眼睛,原本要说的挑衅话黏在嘴边说不出口,反而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液。许魏州眼睁睁地盯着黄景瑜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只见这一下,心脏就疯跳起来,身前人的气息一下一下扑到他脸上,像烈火点干柴,他觉得自己一秒钟也承受不了了。

“起开。”许魏州艰难地吐字,脸颊通红。

黄景瑜僵了一下,缓缓放掉原本紧攥着的手腕,侧身倒在那人身边,而身边那人一挣脱他的桎梏就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你快起吧,客人该等急了。”

黄景瑜仰卧在床上,脑袋枕着双手,又盯了天花板几秒,然后迅速地偷瞄了一眼门的方向。

果然啊,那小家伙早跑没影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