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喝汽水

👂

一篇邪教

摸鱼🐠🐠🐠🐠

阳怀【怀阳】
严重ooc


陶阳对于筱怀说过三次“放手”。

第一次是在陶阳家里。

那时候陶阳和郭奇林谈着,正同居,小少爷在外头演出,他俩在家里头对词。
房子比他想象的小多了。两个人住正好舒舒服服的那种。
门口摆着情侣拖鞋,茶几上摆着情侣杯,盥洗台上摆着像模像样的情侣毛巾牙刷。

腻腻歪歪。

于筱怀看着是又气又没办法,心里头冒酸泡,但谁叫人家小时候就认识了,谁叫人家是陶阳心里那个人呢,想到这又嫉妒的不行,结果师叔给泡了杯茶,又哄得他把这事儿丢到九霄云外了。

郭奇林回来时,于陶俩人正拉着手对着脸说话,郭奇林一瞅,端着手哟了一声,半带着点儿醋味侃了句,“师叔的手好摸啊。”

于筱怀心里装着不舒服,见了少爷也不怂,故意正着声应道,“好摸。”

郭奇林碰上个找茬的,心思活泛,上前一步,抓着于筱怀的手就往自个儿手上走,脸上笑嘻嘻,“少班主的更好摸。”

陶阳气的一秒把他的手打掉,“给我放手。”





第二次,是南京跨年那次。

陶阳半真半假地说着他的恋爱史,说初恋,说郭奇林,惹的台下观众一阵阵尖叫。

可那时陶阳和郭奇林已经分了。
只是陶阳的心还落在郭奇林那,不晓得怎么拿回来。
于筱怀坐在旁边,看着陶阳举着话筒说话,睁着眼真真诚诚,我最喜欢郭奇林。
对。他最喜欢他。
观众们不知道,于筱怀还不清楚吗。
是真的。
但他那句想学篮球也是真的。

陶阳早猜出来他的情意了,还刻意避着自己。可这样,于筱怀倒坦然了,至少不必逼着自己装模作样,至少他也能把这样一个自己摆在陶阳面前,瞧瞧陶阳的反应。

他开口说了这话,下一秒余光就去瞟角儿的表情。

下台时故意停了几步去搀陶阳的胳膊。
角儿只乖巧搭着,不说话,一等翻过幕布,手就空了。

于筱怀急得立马上前两步,紧拽住那人的衣袖,他想说话,却被陶阳抢了先,他说,“累了,放手吧。”

累了,放手吧。

这话要是说的斩钉截铁咬牙切齿,于筱怀倒正好找了个犯驴的借口,借机吵上一架,起码能把这些日子压在心头的情账摆出来见见光。可陶阳说的那样温和又疲惫,偏偏扼住了他血脉上涌的勇气,偏偏让他想到了他心里头最怜惜的那一个陶阳。

他使的狠狠一拳结果砸在棉花上,砸在陶阳的软肉上,最终砸在他于筱怀自个儿的心口上。


第三次,是在郭奇林婚礼结束的晚上。

热闹了一天。
他把喝醉酒的陶阳拖进副驾驶,扣好安全带。
他的角儿静,喝醉酒都那么静,一点儿也不闹腾,靠在座椅上,闭着眼歇息。于是于筱怀也静静地坐着,不开车,侧脸盯着副驾驶上的陶阳休息,一分钟两分钟,他亲眼看着心上人眼泪在几秒间的掉落,压着嗓子叹息。

“陶云圣,放手吧你。”

于筱怀咔一声转动钥匙,窗户没开,晚上风大,他睡着会着凉。
这条路他开过好多次,陶阳在身边或不在身边,陶阳知道或是不知道。
夜晚的路灯一串串地在眼前跑,跑的他眼花了,糊了,他想到这些年,想到很多事,想到这双手,他无论如何都放不掉。




评论(2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