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喝汽水

👂

徒有虚名

首先是公告:以后这个号不会再写东西啦!
关注我的天使们可以取关啦,超感谢你们的喜欢!亲亲大家!下次再见啵!

大学生au
答应给 @功夫练到二八年上 的故事
啊 五月份开头的洋槐拖到现在 非常不可思议 花了一下午写完啦
7k左右 写的很不好 可能有点难看嘎(小声bb 不许骂我)
题目是最近很爱的王菲的一首歌

1

于筱怀和陶阳认识是个意外。

开学的新生杯篮球赛,陶阳坐在观众席上被球员于筱怀匡一声一个球砸了晕,送了医院,眼睁开的时候,他看见是医院白花花的帘子,帘子边上坐了个玩手机的大小伙子,白t袖子被捋到肩膀上,露出黑白相间结结实实的胳膊。

陶阳清清嗓子。

男孩抬了头,露出一张脸,白牙咧着笑,“你醒啦,来,先喝口水吧。”说着递上杯子,陶阳眼神儿往于筱怀身上放。

小孩苦着脸诚诚恳恳地开始打磕:“你脑袋还疼吗,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刚在球场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刚我问医生了,他说你没大事,多休息会就可以回家了。

“你现在脑袋还疼吗?”

陶阳不说话,抿了口水,脑袋疼啊,能不疼吗。

“你现在饿吗,我给你买点吃的来吧,你在这儿好好休息,我已经联系了你的室友了,大概待会儿他们就来了,要么我给你带个皮蛋瘦肉粥来吧,我再给你买些水果来吧,苹果梨子西瓜芒果榴莲你爱吃哪个?我都给你买点儿来?”

“你怎么不说话,现在感觉怎么样,晕不晕想不想吐?……还好吗?”

陶阳插不上嘴,就看着眼前这一大小伙子嘴碎的真逗,他把被子一卷,眉头展开,噗嗤笑了。

于筱怀停了嘴,小眼睛睁大。一脸疑惑。

陶阳动了嘴巴,最后出了句,“那比赛最后哪队赢了?”



2

俩人第二次见面在学生会的大会上。

陶阳大三的主席,于筱怀大一的干事。

于筱怀和室友坐在大报告厅的角落里头。讲台上,一个一个的主席部长轮流着上台讲话。

一个涂着口红烫着大波浪的美女主持人一上来,男孩儿们喜笑颜开,于筱怀这时正用纸巾擦着被雨淋脏的鞋带,肚子被樊泉林撞了好几肘子,“快看快看!这学姐长得真漂!亮!”唾沫星子喷了一脸。

于筱怀看一眼,嘴一撇,“哪好看了?不好看,这妆也太浓了。”

话没撂,一晃眼主席上了台,于筱怀打眼一看,直了。

樊泉林说,诶,这个不是你上回砸的那人吗?
于筱怀说,是啊。
樊泉林说,你不说是个小孩儿吗?
于筱怀说,是啊。
樊泉林说,这个主席比那主持人好看?
于筱怀说,是啊。

是个粑粑。

于筱怀一把把边上笑的正欢的樊泉林搡椅子底下了。

“嗨,我记得你可夸过这主席好看啊,”樊泉林这就模仿开了,“长得倒不错脾气也好,个子抱起来呢也正合适......”

“闭嘴,哪有那最后一句,你尽胡诌。”于筱怀顶了句回去,看向那讲台上意气风发的男孩。

陶阳穿着正装,声音温温柔柔,笑容一板一眼,他的脸蛋,他的能力,他的气质,一个人就站在那,什么也不说,几百人都被治得服服气气的。

于筱怀这时没忍住把在医院加的陶阳微信打开了。昵称是本名,头像是只鼻尖落满雪的凶老虎,没有个性签名。朋友圈,更是空空如也。
翻来覆去好几遍,最终也什么都没发现,这个人,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又说不定,自个儿在他的分组外头。

他抬头,脑子里胡思乱想,错觉一般地,讲台上侃侃而谈的那人这时也像是看向了他,于筱怀心里一阵哆嗦,那主席提及一个陌生的名,前头的一位部长站了起来。

于筱怀心里头顿时五味杂陈。

等到陶阳讲话结束,接下来,就是各个分管副主席和部长们的发挥时间,于筱怀犯了阵瞌睡,清醒了被樊泉林拉着偷摸打了好几把游戏,这大会三个钟头才算结束。

于筱怀一顿晚饭倒被消的所剩无几,摸摸肚皮,和小樊说了拜就往食堂走,玻璃门一推开。

太巧。

陶阳也站在队伍里头,穿着正装,在一堆糜烂的夜宵人士显得格外打眼,于筱怀想溜,陶阳却抬了头,见了他,脸上挂起官方的笑,“也来买夜宵?”

于筱怀脸有点儿烫,点点头,不由自主就走到陶阳的队伍后头了。

两个人对着尬笑。

于筱怀脑子里想着逃之夭夭,懊恼自个儿没事儿吃什么夜宵。

可气的是俩人还盯着窗口里头最后一份烧麦被前头一对情侣有说有笑地打包带走,矮半个脑袋的主席,转了脖子笑着陈述,“没了。”

“没了?”筱怀重复一遍。

“嗯。”主席神色无奈,看的于筱怀不自在。

“没就没呗......你很饿啊,要不咱、咱出去吃?”于筱怀说完这话才料到自个儿说了什么,下一秒结巴开了,“我、我随便,你、你、你想吃吗,我请你吃,不想吃就算……”

“可以啊。”陶阳挑着眉头笑。

俩人都是纠结派,纠结来纠结去,最后还是去了家烧烤店,于筱怀这个也要那个也要,陶阳皱了眉头,“咱们俩吃不了那么多,你别点了。”

“吃不了你给带回去给室友呗。”

“他们也吃不了这么多。”

“我吃,我爱吃,我吃的多。”

陶阳就边啃骨肉相连边笑。

于筱怀见了,一爪子上手把陶阳嘴角一油渍抹了,肌肤相触的一刻,俩人都吓到了。于筱怀立即收回手,挠挠脑袋,眼睛滴溜溜地转好几圈,解释道,“那个,有脏东西。”

怂得跟刚刚伸手的不是自个儿似的。




3

大会时候有个干事表演的茬儿,实际上算个一个大家伙堆一起热热闹闹相互认识的由头,没老师大伙儿尽管玩,不过说是玩儿呢,但也毕竟是比赛,为了脸面,表演总也不能含糊,各个部长都对着节目单抓耳挠腮。

于筱怀砸主席脑袋的事儿被樊泉林那小王八蛋添油加醋,边上人都一溜儿八卦开了。

部长听了风言风语,撩撩刚做完的头发,捏住于筱怀后颈威胁,“弟弟,我们的节目就只能靠你了。”

于筱怀跳了,“啊?靠我干嘛呀?我我我和他不熟……”

“熟!上回俩人还一起吃夜宵!”樊泉林蹦出来,于筱怀一个眼刀就甩了过去。

“弟弟,我们又不是要干什么坏事,就一小表演,为部门做点小小小小的牺牲,这是很伟大的事啊,不仅仅是我,”部长拍拍胸脯,又拍拍小樊的后脑勺,“我们整个部门都会以你为荣的呀弟弟。”

“不是,唉,可我真和他不熟,你们怎么就不信......”

“算了算了,”于筱怀没了办法,說,“……说吧,您要怎么整啊?”

“色诱。”
“……”
“Just a joke.”

屁个玩笑。
于筱怀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快上场了,他才知道,表演服是套舞裙,女孩穿的那种,操,他原本以为跳女团舞已经够疯了,结果……他脾气真是太好了!不过想想,都答应人家了,哪有反悔的道理,于筱怀只好硬着头皮上,灯光一下打在他眼前,陶阳什么表情,他看不见也不想看见。

回寝室的路上却碰见了,于筱怀羞的无地自容,陶阳倒是什么都不记得似的,照样打招呼,闲聊了会俩人都认识的专业课老师,就到了岔路口,陶阳说:

“你今天,挺让我意外的。”

“我……日。”于筱怀咽口唾沫,“我被逼的。”

“没事,我好这口。”

“什么?”

“我说我挺喜欢的,挺有意思的。”陶阳说。

“啊?”

“真的特别有意思,你一出来,我真的,觉得哈哈哈哈哈哈……”陶阳憋不住了。

操。

于筱怀这才反应过来被耍了,一个恼羞成怒:“你还笑,我都那样了。”

“真的,挺可爱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应该说是特别可爱,我挺喜欢的。”

于筱怀觉得自己完蛋了。

他其实一点也不生气,非但不生气,他居然发自内心的感受到满足和快乐。

那只是因为,他被陶阳注意了。

他面色潮红,心如擂鼓,他像个女孩一样动心了。

他喜欢上陶阳了。




4

于筱怀跟着部长组织活动时,陶阳作为主席也被邀请参与了几个。那时间俩人常常碰面,几顿饭下来,于筱怀不叫陶阳主席了,常常直呼其名,陶阳来陶阳去,陶阳也不在意,亲密惯了也唤这男孩,筱怀。

然而活动一结束,俩人的联系就直接归零。几个星期后,再见面是在快递驿站,陶阳走在前头,于筱怀在后头骑着一辆电瓶车。

“主席!”他像模像样地喊。

陶阳一转身,嘴里叼一棒棒糖,像一小孩。

我操,于筱怀搁心里骂,陶阳怎么回事儿啊。

“拿快递啊。”

“嗯。”

“上来,我送你。”

“不用了吧,这几步路我很快就到了。”

“是吗。”这糖味道是荔枝还草莓啊,于筱怀悄悄在脑子里打问号,“我送你回去吧。”

陶阳眨眨眼,见这小子热情非凡,再推脱也不是道理,只好点了点头。

00后的小孩没谈过恋爱,车后座除了樊泉林那小子,就没载过别人。陶阳是真瘦,俩人身子贴着,后座那个轻飘飘像朵随时能走的蒲公英。男孩子的英雄主义这时大展身手,于筱怀一路开的那叫一个马路上的飞檐走壁,几个紧急刹车,陶阳撞在小孩的后背上,牙都磕疼了,原來撑着坐垫的一只手现如今也只好抓住小孩肉乎乎的腰维持平衡。

相对距离一拉近,糖的香味明了,于筱怀这会儿闻得清楚,嘿!水蜜桃,没差了哈。

陶阳这会儿真不像个主席。


5

陶阳朋友圈那天转了个东西。

十一的一个户外活动的宣传,估计是主席都得参加。于筱怀把全文阅读了好几遍,没赞也不评论,调转方向,发了朋友圈。

“一个人在寝室好无聊啊。”

“有没有人有出去玩的什么有意思的活动推荐下啊?”

“无聊。想出去玩。”

丫就差没把脸凑陶阳眼前说,约我约我约我出去玩啊,我有空我有空我有空。

谁知陶阳没发话,反倒是睡在他对铺的樊泉林看见了吵嚷开了。

“什么一个人在寝室啊?我不是人吗!”

“什么无聊啊?游戏不好玩吗!”

于筱怀把这货没洗的臭袜子往他脑袋上一扣,废话篓子总算安静了。

细细考量一番,于筱怀开了对话框,抖抖手指,于筱怀发了消息:

“主席,我想参加那个活动。”

上午6:38

“十一不回家?”

九点多醒过来的于筱怀,躺在床上看见了这条消息,头顶着俩吉祥物,脑子迷糊,心脏先醒。

“不回”顺手就发一表情包。

十秒再看,觉着忒弱智又给撤了回来。

我操我这手贱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撤回了一条消息倒显得自个儿心里有事似的。

不过心里确实有事,也没错。

起床套了件背心,瞅一眼,陶阳没说话。
早起的第一盘游戏打完,洗洗漱漱,瞅一眼,陶阳没说话。
直到吃早饭,食堂里头嘴巴抵上豆浆吸管的时候,于筱怀没憋住,多瞅了好几眼,妈的,陶阳还是没说话。

“怎么都不理我啊。”于筱怀有点儿气,咬着吸管发怒。

“谁啊,”樊泉林咬断嘴里的面,伸着脖子偷窥对面人的手机屏幕,“看你盯半天了。”

“没谁。”于筱怀锁了屏。

“哼。”樊泉林挤眉弄眼语重心长,“儿子长大了有小秘密了,翅膀也硬了,可在你长大的同时,不要忘了是谁给你的翅膀!”

“滚蛋,反正不是你!”

小。秘。密。

秘密这个词不能瞎用,就对陶阳有点好感呗,还能咋的。这边于筱怀少男心思正泛滥呢。那面手机咕咕一震,于筱怀眼皮跳了起来,抓起手机,一条消息进来了:

“你把这个表填了,到时候咱俩搭档你看行吗?/可爱/可爱”

“好啊。”

/土拨鼠尖叫/土拨鼠尖叫/大笑/大笑/烟花/烟花/救护车/救护车/大哭/大哭/大哭不止


6

俩人一起去了那户外活动。

爬山尽管是辛苦,但一路上大家伙说说笑笑,时间过得倒也快,到了半山腰有一寺庙,带队的提议说休息休息。碰上这机会,信佛或是不信的,也都进去恭恭敬敬拜了一拜,陶阳这边从大殿里出来的时候,瞧见于筱怀扎在那树影的人群中间探头探脑,一拍肩膀,还吓一跳。

“这干嘛呢,这么多人?”

于筱怀支支吾吾:“你别管。”

陶阳黑脸。

“好好好告诉你……这……算姻缘呢。”

陶阳无语。

“我就想知道什么时候有人要我怎么了,你的表情跟有多丢人似的。”

陶阳愣了一下,用帽子打了打于筱怀的脑袋,“那你还不如来拜我。”

于筱怀心一跳,没底气,“拜你干嘛。”

陶阳理直气壮:“我给你介绍对象啊,学生会成员全部资料我那都有,你喜欢哪个我就给你牵哪个,怎么样?”

“那我要是看上……”

“看上?”陶阳目不转睛。

“没,”于筱怀一把推开陶阳,“你走开啊,没看我排队呢嘛!”

俩人分在一组,住一帐篷。

于筱怀当场就结巴了,“我我我我我们俩住一起啊?啊?”行李包揣在手里,紧张得语无伦次。

陶阳想笑,“我们俩不是搭档吗,当然住一起了,你还想和其他人一起住?”

“没没没……”美滋滋,于筱怀想。

搭完帐篷天没黑,大伙儿围着坐起来,说玩真心话大冒险,中间摆一酒瓶在湿地上草草转开了。
于筱怀运气贼差,老被酒瓶选中,真心话不敢玩,他怕自个儿露出马脚,几次都选了大冒险,草也吃了,歌也唱了,舞也跳了,这一盘,酒瓶却又不放过自己,眼看又朝这边转过来,风一来,转,转,转,过了自己,最终,居然指在了自个儿旁边的陶阳。

靠,陶阳。于筱怀心里头叫。

“哇靠,主席!”大伙儿叫。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

一个个眼睛都贼兮兮,却没人敢问。

最后还是一个出了名的“胆大包天”打破僵局,发了问,“要不,主席,说说前任?”

话一落下,哄就起来了。

“啊,这……这都过去的事,说也没什么意义吧。”

陶阳眉头习惯性皱了下,眼神不知怎么的就往于筱怀那边飘。他不太习惯这种场面,太闹,他跟不上,加上今儿爬了山,他累得脑袋飘飘,听见自个儿稀里糊涂地解释过去的恋情。

“有意义!有人想追您,可不得有些经验教训!”

“就随便讲讲嘛!”

他向来压不住这种场子的,只得听他们闹腾,扯一个笑,低眉顺眼说,“好好好。”

这时副主席却开口截住:“嗨,说什么说,你们胆子倒大,主席的前任是你们能八卦的吗,不怕陶阳公报私仇啊一群小坏蛋,不许说!”

那副主席是个烈性子,放了话,大伙儿也就静了音,几个带节奏的聪明人知了趣只得乖乖说不闹不闹了哈。

有人又说要玩牌,几个人组了牌局,陶阳装模作样玩了几把,脑子却是一片空白。于筱怀见他六神无主,便自告奋勇要玩一把,有人顶了自个儿位置,陶阳也就不撑着了,打个招呼钻帐篷里头休息去了。

于筱怀这面见人进了帐篷,便也心不在焉起来,玩了两把,输了两把,佯怒道不玩了欺负人,离了位置吃了点东西,捎带了些回帐篷,发现心上人已经睡着了,躺在那,乖的不行。

刺激。

于筱怀蹬腿踢掉运动鞋,色心还没起呢,直打了两个嗝,悄悄骂了句脏话。陶阳却醒了,两人打了个照面,尴尬的很。

“你不玩了?”陶阳问。

“有点儿累。”于筱怀侧卧下来,“我和他们不熟,不好玩。”

陶阳看着他笑,“那你进来干嘛,咱俩也不熟。”

于筱怀听了就委屈开了,瘪起嘴巴,低着嗓门悄悄反驳,“挺熟的了。”

“嗯?”

“我说,”调门升了,“咱俩挺熟的了。”

于是又听见陶阳轻轻一笑。

于筱怀听过陶阳的前任故事。说他以前有个男朋友,说是青梅竹马,感情好的不行,结果大学去了两个城市,这两年东颠西跑的,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感情最后也没赢过异地的变数。

他这时特心疼陶阳。

“陶阳。”

“嗯?”

“没事。”

陶阳又笑。



7

从那次活动回来,陶阳就在于筱怀生活中消失了一样,几个月都没个人影,这太他妈诡异了。

于筱怀没办法,每天一大早起来,绕个路去他那寝室楼下的小早餐店买早饭,可依旧是天天见不着,时间长了,于筱怀也就不盼着了,安慰自己,嘿,主席人家忙呀,见面,呵呵,随缘呗。

不久就期末了,寒假近在眼前,学期结束前,学生会期末总结大会少不了,陶阳这时总算是现了身,大冬天的穿着单薄的正装在上头主持会议,于筱怀看着都打哆嗦,心想待会一结束就得去找陶阳,提醒他多穿点。

可是等到结束,才被熟人敲敲脑袋,说,人家早走了。

于筱怀去了食堂,买了俩肉包在啃,食堂冬天的晚上总会提供过量的夜宵,快11点了,阿姨说,同学,反正我们卖不掉了,这两个粥也送你了。

好。

于筱怀一接过又气上了,送就送呗,送两个干吗?

连面都见不上,怎么吃啊。


8

寒假,春节,新学期,时间过的飞快,于筱怀还是常常想起陶阳,但又觉得自己和陶阳的生活已经成了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他早就不去那家早餐店买饭团了,樊泉林说,陶阳是发现了,故意躲着他。他觉得有道理,他觉得月老是不会对他那么狠的,但是陶阳会。好吧,于筱怀对自己说,他没那么多勇气,没那么多毅力,他是胆小鬼,他认输,他不敢喜欢,也放弃喜欢陶阳了。

几个月过去,他觉得自己的选择太正确不过,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热烈地喜欢陶阳了,有时会翻阅和那只老虎的聊天记录,会会心一笑,但是却再也没有找他的欲望了。

一个同班女生很喜欢他,他和她一起吃饭看电影,那个女孩很可爱,他觉得自己对她的感觉并不坏。女孩子新鲜而特别,他会喜欢上她的,他想。

如果那天他们没有去小吃巷,没有遇见陶阳。

撞见的时候,于筱怀还牵着女孩的手。

陶阳见了还笑,“女朋友?”

“不......”

“哈哈别害羞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下回见。”

于筱怀有点儿撑不住。他一肚子的苦说不出,脑子一抽,“陶……”

剩下的字被那人拐过弯的背影吞了个零。

于筱怀无话可说,可真有意思,自己努力了半年,还是喜欢他。

可在陶阳眼里,他们大概还是个不熟吧。

9

樊泉林恋爱了,天天和女孩约会。

于筱怀的车顺理成章被征用,他不出门,他和那女孩彻底黄了,自从上回见了陶阳,他完全明白了,他是彻头彻尾的傻瓜,陶阳从没在乎过他,可他还是那么喜欢陶阳,喜欢到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再会喜欢上别人了。

樊泉林看着于筱怀这副样子,担心的很。

你最近干嘛。
没事。
还没事,我瞧你都快疯了。
嗨,真关心我啊?
可不嘛?兄弟我当然真关心你啊!今天晚上带你去吃顿好的。
不用,我不想出门。
去啦,我求你了,我们俩好久没一起吃火锅了。我请客,去呗。
我不想……
算为了我,好吧,算陪陪我,女朋友回家去了,你今儿陪陪我,好啵?
……好。

吃顿好的,说是吃顿好的,这边菜还没上,酒先下了肚,两瓶酒下去,没酒量的小孩就晕晕乎乎哭起来了,眼泪鼻涕一大把,“我真的很喜欢他。就是喜欢。你明白吗?”

樊泉林边噼里啪啦按手机边给孩子抽纸,点头道,“明白明白。”

“你敷衍老子噢!”

“没,我真明白!”

“你不明白!”

“不!我真明白!”

“那你说,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你自己问他啊。”

“哼,我倒是想问,如果现在他站在我面前,我他妈就想指著他脑袋问一问,陶阳你他妈到底为什么不喜欢我!”

“真的啊?”

“真的。”

“你才不敢。”

“谁说我不敢,我敢!”

“你不敢!”

“我敢我敢我敢!”

“好,那挺好,你,转身。”樊泉林的眼睛压着半分笑。

“哈?”

“向后…转!”

于筱怀一回头,陶阳就站在那里。

小孩酒猛醒了一半,视线发晕,脑子里就一句。

樊泉林我操你大爷。

10

这次是陶阳坐前面。

大学城的秋夜,风吹的人凉快又舒服,可于筱怀还是脸热,一半因为酒,还有一半,就是为了这前座的男孩。

陶阳从出现开始没开口说过一句话,从樊泉林手里接了电瓶车钥匙,就要走,于筱怀只好麻溜跟上。坐上车,这位哥哥还是不说话,于筱怀打不定他是什么主意,那些臊脸子的话他肯定都听见了,听见了,那到底是怎么个想法,他为什么不说啊。

于筱怀鼻子酸了,想,嘿,肯定是没戏了,若是喜欢,那时就会直截了当回答,于筱怀你个大傻瓜,我也喜欢你。这位哥可没这么做。可倒过来一想,若是不喜欢,陶阳杵在那听见了就得啐嘴,呸!于筱怀你别恶心我了,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不行!于筱怀只要想到陶阳拒绝自己,心就碎成片了。

“想什么呢。”

吓我一跳,于筱怀嘟嘟嘴望天,“没想什么。”

“筱怀,”陶阳说,“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想了一路了,这都快到你寝室楼了,我想,不能再等下去了。”

操,不祥的预感。

“我们很有缘分,第一次遇见的故事就那么有趣,然后我们成为了你说的‘挺熟的’朋友,我们一直很好,是不是?

“刚刚,在火锅店,我听见你说的那些话,我很感动,我觉得,有些话我必须说出来......

“你今年18岁,太小的年纪,如果我没猜错,你的感情经历应该很少。今天你说你喜欢我,我感到,非常非常荣幸,被你喜欢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我......很喜欢你,很喜欢你。

“你乐观,善良,阳光,幽默,可爱,非常可爱,和你在一起,我能深刻地感受到你对我的......喜欢。

“我非常,非常喜欢这种感觉。但是,我一直想,我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可能第一眼看到我,你年纪很轻,你觉得这个人好厉害,很喜欢,你不了解我,但是我了解我自己,我很糟糕,很多人讨厌我,我没有朋友,那都不是巧合,对于感情的事情我一直处理的不好,我不值得被你喜欢。”

陶阳抖抖肩膀继续说,“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喜欢是不够的。于是我想,我们不见面,我们都会在彼此的生活或者说生命中、淡去,你会,你會遇见更好的,我,也会忘记你。

“可是,我太高估自己,我是那么地喜欢你。

“在寺庙的时候,你说没人要,我多想抱住你说,我要你啊。几个月之后,在那个巷口,我看见你和那个女孩牵着手的时候,我很快地走掉了,因为我心碎到、失控到想不顾一切冲到你面前把一切都告诉你,告诉你我喜欢你、我超级超级喜欢你,我需要你。你已经不需要我了,可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你说你喜欢我。今天,我听到了,你原来也是一样的需要我,你说你心痛,我好后悔,我真的愧疚,我才明白我有多自私,只是因为上一段感情的经历,害怕自己被伤害,从而,私自将你判定为不可以的人,把你划出我世界,不给你知道真相的机会,我太糟糕了,我是个骗子,是个杀手,这都是我的错,我要道歉,我要说,对不起,于筱怀。

“过去的半年时间里,我一直想念你,一直喜欢你,你呢,此时此刻还喜欢我吗?你可以原谅我吗?你还可以接受我吗?”

“......”于筱怀擦擦眼泪,顿时无语。

“你想说些什么吗?”

“陶阳我操你大爷!”

“......”

“还有!我还没说完!”

“什么?”


“陶阳,做我男朋友可以吗?”

“好啊。”/可爱/可爱

/土拨鼠尖叫/土拨鼠尖叫/大笑/大笑/烟花/烟花/救护车/救护车/大哭/大哭/抱在一起大哭不止

fin.

评论(11)

热度(73)